還記得那天是大年初五(元月30日)
我和小邱(我男朋友)說好了睡飽就回台中
但手機鈴聲劃破天際,我們提前回台中了....

媽咪在電話中表示,爸爸又因為食道靜脈瘤而大量出血掛急診
一下車,就趕往爸爸所在的醫院「澄清醫院-中港院區」
我很快的在急診室中找尋到我爸爸
他的臉著實讓我放心不少,他還笑著,精神好的不得了
還直叫我帶小邱去逛街,別待在醫院....
看到一切良好的爸爸,我很安心
安心的帶著小邱回家補眠

到了晚餐時間,我還是又到醫院一趟
爸爸還是不停的說笑著
他還嘟嚷著欠妹妹的朋友一份蔥油雞
說是怕來不及給人家
我叫他不用擔心,我可以代做
讓爸爸可以不用掛在心上....

**********************我是分隔線********************


大年初六(元月三十一日)
因為一大早媽咪要工作,於是我早起去陪爸爸
爸爸等到主治醫師許可,我才下樓買了豆漿給他喝
不然他的病情需要空腹,根本不能進食
看著喝豆漿的爸爸,那開心滿足的模樣真的是很逗趣

下午由弟弟來接班
而我陪著小邱到處逛,再送他去搭車
晚上我又繼續去跟著媽媽陪爸爸....

看似穩定的病情,突然急轉直下
因為爸爸直說:「我要走了!!」
手也不停的想拆掉身上的點滴
我急著找護士,護士叫來了醫生
才發現爸爸的白血球過多,緊急幫爸爸輸血
但爸爸的意識仍是不受控制的
他的眼神空洞,完全聽不見我們說話
自顧自的想拆點滴,甚至一直要起身走下病床
我跟媽媽根本控制不了他

直到叔叔跟伯父、姑姑來到
忙著幫我們制止爸爸
爸爸仍不停的說著他要離開的話
我很難過,又很氣,直打他的大腿,讓他大聲喊痛
而媽媽哭著說:「我沒允許你走,你怎麼可以走....」

後來連弟弟跟妹妹也急忙從家裏趕來了
但我們這些小孩仍起不了什麼作用
叔叔和姑括陪媽媽留下
我們三個小孩就帶著無限的惶恐回家了....

**********************我是分隔線********************

二月一日

我到醫院接替叔叔跟姑姑
才知道我爸爸被換到了護士備品室
不是對我爸爸不禮貌
而是爸爸的意識不清,根本不受控制
不停的說著話,吵到其他的病人
再加上不肯乖乖躺在床上
最後只好將他四肢控制住....

我看到那個情景時,真的是直掉淚.....

我陪著媽媽默默的看著爸爸
他不停的翻動著
顯然無法適應導尿管在身上
爸爸只能靠著我很大聲的說話來辨別
我不停的拉著爸爸的手
媽媽也不停的幫爸爸按摩,希望他能撐下去

到了下午,弟弟來替媽媽的班
好讓媽媽回家整理東西及休息
起初爸爸都還會不停的亂動著
但後來,他突然躺得很安詳
這時候才真的是嚇壞我了.....

可惜的是值班醫師不願意答應我的請求
為我爸爸注射排便藥物
因為醫生說排便後,身體的毒素會清出來
我爸爸就能較為清醒......
但值班醫師不願意.....

我只能靜靜的看著爸爸陷入肝昏迷
看著明明沒吃什麼東西的爸爸
血糖及血壓卻愈來愈高......

晚上留下媽咪和弟弟看著爸爸
只能靜待明天主治醫師的巡房時間......

創作者介紹

小砂の幸福構圖‧純粹記錄

小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